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悠洋棋牌_新天地棋牌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不淘汰时代就不会进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7-14 05:45

  大量土地的急速扩张以及开发资金的大幅增加直接导致了绿城负债率的急剧上升。到2011年年底,绿城的负债总额达人民币1103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了86%。另一方面,国内整个房地产行业都面临着调控后的严峻形势,绿城过于集中的项目布局以及偏高端的产品定位,使其在销售上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与2010年总销售额542亿元相比,2011年绿城累计销售金额跌至353亿元。

  2011年开始,网络上开始流传着绿城破产的传言。同年11月,宋卫平发出了一则《从绿城“被破产”说起》的消息表明,绿城可以出让一部分项目的股权解决资金上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绿城离破产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所幸,2012年九龙仓以51亿港元入股绿城24.6%股份,成为绿城第二大股东后,绿城的局面才稍作恢复。

  而绿城对于土地的狂热竞买在2010年3月取得上海、青岛等五块用地后戛然而止。

  收购纷争

  根据绿城中国2006年财报显示,2006年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约64亿元,其中来自物业销售的收入占99%,营业收入比上年大幅度增长152%;毛利率由2005年的35%上升至42%。得益于其财务业绩的持续增长和综合实力的不断增强,2006年,绿城再度蝉联浙江省房地产企业综合实力第一名,连续第四年被评为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TOP10,并获得2007年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赢利性TOP10第三名。

  早在2018年8月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宋卫平曾直言:“江山代有人才出,宋卫平当然要被历史所淘汰,不淘汰时代就不会进步。不要人家‘去宋卫平化’,我自己‘去宋卫平化’就好了。”

  很多年来,在杭州的房地产领域,绿城一直是高质量楼盘的代名词。2006年7月13日,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顺利挂牌上市。作为浙江省第一家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的房地产企业,首日开市价报8.70元,较招股价8.22元上升5.84%,成功集资约25亿人民币。

  1994年,毕业后的宋卫平返回杭州,身无分文。经过对行业观察,他认为从事房地产业最具优势。对他而言,房地产是管理密集型、知识密集型的一个产业,无需太多技术,而这是他的强项。于是,他先后借款300多万元人民币,同创始团队一起,在1995年1月建立绿城中国。

  历史系跨到房地产

  2016年,蓝城提出“百镇万亿”计划,即十年内造100个小镇,实现一万亿的销售额。而今年3月,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绿城总裁张亚东在媒体沟通会上宣布,绿城今年的投资重点是“小镇”,将在2019年拨出50亿元投资20个小镇项目。

  踏入商业领域的宋卫平仍未丢弃文人气质,在绿城文化理念体系中,人文理想主义占据金字塔塔尖。在业内还流传着绿城招工的一则笑谈,宋卫平曾对应聘者出过一题:对《论语》里“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那段古文的理解。

  与绿城中国共进退21年的宋卫平“谢幕”了。

  在多家媒体报道中,宋卫平总以胖乎乎、头发有些花白、总是笑眯眯的“偏执的理想主义者”出现。而在7月11日下午4点的绿城·蓝城小镇项目合作签约仪式暨媒体恳谈会上,这位率领绿城21年的灵魂人物再次笑眯眯地表示,这次终于可以退休了,能够很好退下来,很庆幸。

K图 03900_0

  2019年7月11日,绿城公告中称,宋卫平在未来将专注于蓝城和绿城小镇建设,在小镇事业上与绿城中国紧密合作、协同发展。

  香港联交所资料显示,今年4月25日至5月6日期间,绿城中国创始人宋卫平连续在公开市场减持绿城逾423万股。7次减持,宋卫平持股比例从10.79%下降至10.59%。对于其连续减持的动作,绿城方面表示,此举系规避同业竞争问题,未来仍会继续减持,直至持股比例降低至10%以下。

  在中期业绩会前,宋卫平回归绿城的传闻早已传开。直到11月,宋卫平首度对外界公开回应自己重返绿城一事,在其发表的《宋卫平:我的检讨与反省》中称“经过这100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的观察,是明显不融于绿城。”至于融创和绿城不能融合的原因,宋卫平说的比较“客气”:“孙宏斌先生内心也应该有相应的善意和理想。但他们的表现在经营企业的诸项诉求中,把所谓盈利、所谓经营的成功,放在了首选,而忽略了企业所应有的社会责任和行业理想。”

  5天后,事情又有反转。

  截至2018年末,绿城中国的总资产为2797.62亿元。

  “如何形容2013 ?对绿城人来说,我想是艰辛,还有努力。”一直处于上升趋势的绿城在2013年时骤然停下脚步。